•   我们一年一年地走过,年龄一年一年地增长,终于我到了知天命之年,我就在想,我的天命是什么?   当我读过一些佛经之后,当我参悟了我的前半生之后,我才明白,人世的一切不过是云烟飘散,唯我内心的一点清静才是我之根本,而作为修佛之人所追求的境界就是这清静心,如果能找到自己的本心,依从于本心行事,而不用管其他人说些什么,此人则不在红尘。所说的不在红尘不是不在这个世界,而是内心的清静,他所做的一切事情,顺从自己的本心,可能不被人理解,不为人知晓,此种人甚少知己,但他才是真正的得道者。   我们要有...

  • 寄语2022

    2022-01-04

     又是新的一年了,我们不忘刚刚过去的2021年,不忘我们最初的那内心的感动,岁月是一年年的增长,人也会慢慢地老去,我想到自己也曾经是一个孩童,这时光匆匆,转眼我已经年过半百,而今我一次次地面对疾病,有时就在想,将来我老了、病了,可会有人帮助我度过残生?   我不会太有钱,所以我很想有一个好的身体,当我面对死亡的时候,我也会想很多,毕竟人惧怕死亡是因为不了解死亡,因为我们见到亲人逝去后,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他了。   想到这里我很害怕,不知道将来的自己怎样面对死亡,自己的死亡,我能死的有尊严吗? ...

  • 爱的幽默

    2015-06-10

    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,以至于它经常成为寨子的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听的人们首先常常是捧腹大笑哈哈大笑,既而更多的是有种眼眶湿热的感动。 寨子的一个年轻后生娶了另一个寨子的年轻姑娘。后生从小富孩子穷养,姑娘从小穷孩子富养。后生聪明机智而且非常幽默...

  • 送张伟走时,我没有哭。只是远远地看着他静静地躺在瞻仰遗容的棺木里,早已瘦得没有了初识他的模样。他的周围站着他的亲人们,一个个掩面痛哭着。我没有走近,我一直想把刚遇见他时,他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铭记在心里,成为这一世的永恒。 『一』 认识张伟,...

  • 善良的女人

    2015-06-06

    有一则这样的小故事,她结婚两年了,丈夫在一次车祸中去世,她忍着悲痛,办完丧事后,守着曾经的家,过着没有他的日子。还不到一个月,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找上门,说她是她丈夫的情人,小女孩是他们的孩子,现在,她们共同的男人走了,...

  • 爱刺穿心

    2015-06-05

    她离开了,留下漠然一个人留在这座城池,走的是岁月。 回忆,刻骨铭心,纠结着他柔弱的内心,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,带给漠然的同样是一场风花雪夜后的刺痛。 窗外城市尚未安睡,纱窗过于细密,风强于坚硬。屋内灯光接近灰暗,墙皮脱落爬满陈旧的裂痕。漠然关了...

  • 他这几年过得很辛苦,而且做什么事也不顺利。用她的话称,他一事无成,没有一技之长,让她很失望,不关心她。于是,她选择离开了他。 尽管他们在一起有十几年,尽管他一再挽留,但是,她还是走了。她的无情让他身心受到沉重打击,因为,他还是深深爱着她。面...

  • 爱情在左

    2015-05-26

    曾有人对我说,爱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到来,会在不经意间溜走。 我不知道爱情在没在我不经意间来过,又在没在我不经意间溜走过。可我敢肯定的是,我很孤单,渴望异性的爱,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阶段,我经常上网,并且有个美丽的网名,叫虞美人。这个网名果然吸引...

  • 一网的牵挂

    2015-05-25

    “你姐夫喜滋滋地到处和人说明年要去山西看干闺女。”这是去年冬天,她说给我的话。 我听得出,喜滋滋的不只是姐夫,还有电话那端的她,我也知道这次的到来她们一定怀揣着激动。 认识,缘于网络,可以说她是又一位用心疼惜我的女子,是凌驾于现实之上给予了...

  • 他们都已大龄,是相亲认识的,竟在那样的年龄,遇上了,相爱了,结婚了。 两个人守在一起,日子像流动的蜂蜜,有着黏稠的甜。两个人手拉着手买菜,回来一起择菜,照着菜谱做。他放点鸡精,她再加点糖,一盘菜,七荤八素的味道,两人吃得津津有味。她出去买包...

总:5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