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奇怪的天窗

    2015-03-13

    我的故乡是一座拱桥卧波、民风淳朴的千年古镇。坐落在河网纵横、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。一条汩汩流淌的运河,穿镇而过,将小镇分成南北两爿,斑驳陆离的石砌拱桥将对岸相连。河流既给小镇提供水源,又方便舟楫,加强了各地的货运往来,促进了古镇的繁荣。 小镇...

  • 把两个副业组相继送出冯家滩,新任队长冯豹子腾出手来,按照队委会的计划,立即实施对三队生产管理制度的改革。一天也不敢拖延!阳坡上的麦苗已经泛了绿,时令眨眼就到春分了。 首先要改的,是鱼池、猪...

  • 活着就好

    2015-03-10

    这天,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光景。有个赤膊男子骑辆破自行车,嗤地刹在小初开堂门前的流水沟里,不下车,脚尖蹭地上,将汗湿透的一张钱揉成一坨,两手指一弹,准确地弹到小初开堂的柜台上。 喂。猫子。给支体温表。 猫子愉快地应声呃。去拿体温表。 收费的汉珍找...

  • 第三章:少年时光远 我猴子一样飞快地蹿下小楼梯,跑到外间,我揉着睡眼看到母亲正在收拾煤火盘,昨夜雨已经停了,屋外的大水盆又接满了明亮的无根水。我傻傻的问了一句,妈,南苼呢,他去哪儿了。 母亲轻轻地说,你爸爸和外公外婆刚刚送他回家呢。 我忽然有...

  • 第二章:岁月静好 屋里庭外爷爷奶奶端茶送水热闹极了。站在我家门前竹林里看风景的有一个男子,是白杞的父亲康未然,唯一一个像父亲一样笑的淡然微凉的人。母亲拉着我向他打招呼的时候,两位牵着小孩的大人的眼神里写满我读不懂的意思。 对不起。未然叔叔说...

  • 第一章:木瓜树下 十一岁那年的夏末,蓝巷子约会了秋初,花果园万花齐放,我初遇了与我同年的白杞。 那天,父亲的生日聚会上,父亲的书房迎来了很多客人。听母亲说,大多都是父亲大学时候的师生朋友。门庭若市,有诗人,有作家,有画家,有编辑,有退休的老...

  • 马罗大叔

    2015-03-04

    星期六回到家中,刚落坐,母亲说:你马罗儿叔不在了。 什么时候?我问。 昨日夜里,还弄不清辰时卯时咽的气。母亲叹了口气,今日清早人才发觉。 这也许不奇怪。一个老光棍儿,夜里独自一个人睡在窑里,死一百次,大约也不会被谁及时发现的。尽管这样想,我的...

  • 《第十章》 李小山的突然离走,让方晴倍感蹊跷,她猜测一定是父亲从中做了手脚,于是大动肝火,扬言翻遍地球也要把李小山找回来! 两年后,方晴终于见到了李小山。此时,李小山的公司已经初具规模,人也变得自信干练了,让他更增添了一份男人的魅力。 可是,...

  • 《第九章》 草木上的露珠慢慢被深秋的阳光蒸发了,空气里流动着和暖的气息。方晴脱掉外套,扛着她的宝贝相机努力搜寻着秋的韵律,最近,她正和朋友筹备秋之韵展出。 越是没有人的地方,越是出彩的地方。方晴对朋友的这句话深信不疑。所以,一大早,便开车和...

  • 《第八章》 第二天下午,当陈瑜醒来时,忽然发现身边坐着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女人,出神地望着李小山。 对不起,我太困了 没事,看你睡得正熟,没敢惊动你。女人笑笑说,我叫方晴,是李泰的朋友,医生怎么说? 医生说他头部受到剧烈撞击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...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