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敬明是作家吗?

推荐人:古莲雅韵 来源: 原创 时间: 2020-10-24 17:16 阅读:
  我在光明网的文化观察中,看到一篇文章《文学“多样性”不能徒有其表》署名陈佳冉。此文涉及了郭敬明的新作《爵迹》,文中引用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郜元宝的话说“认为小说语言:‘臃肿杂沓、用语不当,暴露了作者只顾陈列不知安排、只顾炫耀不懂含蓄、只顾堆积不知选择的暴发户的趣味。’而《爵迹》里的打斗情节,基本还是古龙、金庸、温瑞安的老手段,‘无非原地拔起,飘然飞掠,来去无踪’。至于小说的思想内核,他诘问:‘倘若郭敬明和他的粉丝们真有一种我看不懂的青年亚文化,那它的核心究竟为何?’一言以蔽之,像郭敬明这样的所谓‘新文学’,只是披着婚纱的老妪,徒有其表罢了。”

  我读到这些文字不能不佩服了,作为复旦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所说的话我应当重视,因为他是这方面的专家,我认为郜教授所说的已经很到位了,而且也很全面,从这段话里我已经看出了郜教授的文字功底的深厚。他已经将郭敬明说得很透彻了,我也无话可说了。可以说郭敬明既无语言的驾驭能力也没有思想体系的形成,可以说他凭着这样的一篇习作而进入了《收获》的殿堂,我认为是不能服人的。虽然《收获》提出发表不等于认可,那么这一句话就将我们这些八十年代的文学青年搞糊涂了,为什么我们写了二十几年得不到发表(认可),他一个郭敬明轻而易举地得到了?要知道我原本也是对他持旁观态度的,也曾经撰文向他表示过祝贺,可是当我看到郜教授的这些话,结合我身边的文学爱好者的反映我不能不对其表示怀疑了,他凭着什么得到了这些荣誉?我们八十年代的文学爱好者,当时写下的作品可以说都是思想的承载,没有得到认可;可以说是对于真善美的追求,也没有得到认可;我们利用了全部的业余时间,精心创作,写下的作品可以说是时代的产物,我们歌颂真善美,我们甚至引导人们建立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,我们信奉“文以载道”的道德文章,这些都没有得到认可。今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写手——郭敬明成为作协会员、长江文艺副总编、作品被收入《收获》,你们说这一切能让我们心服口服吗?

  多少业余写作者,默默无闻,不计名利得失,以一颗热爱文学的真心,为广大读者提供精神上的安慰,心灵上的寄托,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,他们很多人就这样写作了一生,我不相信郭敬明能将文学创作当成他的终身事业,因为他没有达到那个境界。一个作家首先自己的境界要高,才能引领读者进入那种高境界,首先自己要达到精神上的高度,才能引领读者达到那种精神上的高度。郭敬明达不到,他承担不了这一切,他也承担不起“人类灵魂工程师”这个伟大的称谓。用郜教授的话说,他是“披着婚纱的老妪,徒有其表罢了”。

  此文首发于光明网,并且已经被加为精华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