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诗词歌赋 > 诗歌理论 > 诗与诗论

诗与诗论

推荐人:古莲雅韵 来源: 原创 时间: 2020-10-25 16:53 阅读:
  我学习写诗时,听到写诗的前辈说,一首好的诗就是一篇精彩的诗论,我为此而努力写诗,现在我已经不再写诗了,回首以往,我觉得此话未必正确。诗永远不能替代诗论。

  诗的篇幅不够,是不可能替代诗论的,而一篇好的诗论一要有扎实的理论功底;二要有写诗的具体实践。很难想象一个从没有写过诗的人能写出好的诗论,其实诗人本身走向评论界是很重要的,诗人写到一定的程度,就上升为诗歌理论家了,这是一个趋势也是一个必然。

  那天我看到了一本八十年代的《创世纪》,翻阅里面的作品,我有了写这篇文章的冲动。要读懂诗则必需有诗歌的理论功底,要想写好诗论则必需有写诗的基础,二者都很重要。

  认真写诗、认真写诗论。当代我们已经全面进入到商业时代,在这个时代还能有几人弄文学,而弄文学的还有几人在弄诗呢?

  我在一起写网创办了《新竹》网刊,至今已经第三期了,从第一期开始,现代诗和古体诗都是最后才征集到的,从这一点上我们就可以看到诗歌创作已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。这个提法,可能让很多热爱诗歌和从事诗歌创作的朋友感到无法接受,其实这是一个事实,我们应当正视这个事实。我们都知道适者生存的道理,也许诗歌真的已经不再适合于这个时代了,是的,诗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,到今天死亡了是有些可惜,就像当年的恐龙与巨兽一样,现在不是也早已经灭绝了吗?如果诗歌死亡了,也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。

  我想:诗歌要想再度辉煌,只有最后一个机会了,就是刚刚结束的十七届六中全的关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机遇,如果再不能乘风而上,发展起来,我看诗歌就真的死了,也许将来某个时候,诗歌也会像恐龙一样彻底灭绝,只是我不想看到,诗歌在世界上还存在,而且还有诗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中国的诗歌却过早的夭折了,这对于中国是一个悲哀,只能说中国诗歌被世界诗坛淘汰出局了,那一天一旦到来,我们的诗人和我们的民族、我们全国人民都是不能接受的。不要让这个可怕的预言应验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