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羽离世 他的歌主题都是祖国

推荐人:古莲雅韵 来源: 转载 时间: 2022-06-22 11:15 阅读:
  乔羽、黄霑和庄奴曾并称“词坛三杰”,他曾担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、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、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名誉会长、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。在其7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,共创作了1000多首歌词,其中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《我的祖国》《祖国颂》《爱我中华》《难忘今宵》《人说山西好风光》《牡丹之歌》《夕阳红》等名词佳作广为传唱。《我的祖国》《爱我中华》《难忘今宵》被“嫦娥一号”卫星带入月球轨道,唱响在浩瀚的太空。

乔羽原名乔庆宝,参加革命前必须给自己换一个新名字,正在冥思苦想时,看到外面正在下雨,灵感突现,就叫“乔雨”吧。觉得有点俗,遂又想到“羽”字,于是更名为乔羽。后来在采访中他曾说,“中国古代的关羽、项羽人都不错,还有写《茶经》的陆羽,现在又有个乔羽。”

乔羽性格开朗,为人豪爽,言辞间幽默有趣,因而颇有人缘。20世纪60年代,电影《乔老爷上轿》轰动一时,身边人发现乔羽的形象与片中“乔老爷”相似,于是给他取绰号“乔老爷”。后来,排练音乐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时,周恩来总理亲自抓排,乔羽是总负责人之一。周总理和他熟了,也喊他“乔老爷”。这个绰号也就一直传到现在,既是昵称,也是尊称。

从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开始写词

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以少年纯真、甜美的声音唱出来的抒情歌曲,被乔羽认为是他为新中国而歌的第一首作品。

电影《祖国的花朵》拍摄于1954年春天,是新中国第一部反映少年儿童幸福生活的故事片。那年乔羽27岁,在中国剧本创作室工作。当时严恭导演认为这部电影的主题歌由乔羽来完成最合适,一是因为乔羽在年龄上与少年儿童较接近;二是乔羽创作发表的《龙潭的故事》《果园姐妹》《森林宴会》《阳光列车》等七八部儿童题材的剧作已受到小朋友的喜爱。

于是,严恭导演找到乔羽说:“花朵在春天里开放,我们的祖国已迈出春天的步伐,要把一种美妙的开始写出来。”但一连几天毫无灵感,试着在稿纸上写了几笔,荒唐亦可笑。干脆放放再说吧。灵感来源于一次和女友佟琦在北海公园划船,乔羽忽见有一船孩子向他划来,他们悠悠然划桨的神态,小船儿推浪而行的憨态,瞬间打开了他的灵感之门:“让我们荡起双桨,小船儿推开波浪……对,对,对,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!”

于是,乔羽拉着佟琦回到岸上,掏出小本子赶紧写起来:“让我们荡起双桨,小船儿推开波浪。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,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。小船儿轻轻,飘荡在水中,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……”就这样,不到20分钟的工夫,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的歌词就在北海公园诞生了,乔羽长达70年的歌词创作生涯也开始了。

构思10天,写就《我的祖国》

歌曲《我的祖国》是长影拍摄的抗美援朝故事片《上甘岭》中的一首插曲,穿越时空,已经传唱60余年。

当时,《上甘岭》导演沙蒙要为影片创作一首插曲,要求极高——我要人们因唱了这首歌,记住这部电影。他找到了老朋友刘炽,并特别强调要以民歌曲调为主调,以此表现无数最普通的志愿军的英雄气概。刘炽答应了沙蒙的邀请,却又额外开出个条件,如果不请乔羽作词,那么作曲这件事就“不开工”。

那时乔羽正在外地,沙蒙每天一个电报,最多时一天三个,督促乔羽赶快启程来长春。乔羽终于来了,从构思到成稿,用了整整10天。

沙蒙看到歌词,觉得甚好。只是觉得“一条大河波浪宽”有点小气,问乔羽为什么不写“万里长江波浪宽”?乔羽说,长江气势虽大,毕竟只有长江边生活的人才有体会,可能会让没见过长江的人在心理上产生距离感。而从对祖国的体会看,不管你是哪里人,家门口总会有一条河,只要你一想起家,就会想起这条河……

20分钟写出《难忘今宵》

《难忘今宵》是急就章。1984年,《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》签订,当年,港台演员头一回被邀请到央视参加春晚。总导演黄一鹤想要一首和当年气氛合拍的歌曲。

找到乔羽时,他正在为音乐舞蹈史诗《中国革命之歌》排练。歌词要得急,乔羽仅仅用了20分钟便将《难忘今宵》创作完成。乔羽说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得那么顺。我就说这个春节晚会嘛,说来说去,它是希望我们这个国家再好一点,这大概算它的主题。一有了这个想法,那就这样吧,‘难忘今宵,难忘今宵,无论天涯与海角,神州万里同怀抱,共祝愿,祖国好’。行了,就这一段就这样。”……没想到,一唱,就是几十年。

《思念》背后的一生守候

“你从哪里来,我的朋友,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……”这首《思念》是乔羽以自己二嫂张福贞为人物原型所写的情歌。

乔羽二哥名叫乔庆瑞,是国民党的军人,“七七事变”第二天,和张福贞结婚仅仅3天的乔庆瑞被召回军队,后去了台湾,和家人一别就是51年。张福贞从青春少妇到白发老太婆,终于盼到了从台湾来大陆探亲的丈夫。而当年乔庆瑞收到一封信,说济宁州文大街的居民被日本人的炮火血洗一空,他万念俱灰,才又娶妻生子。乔羽成名后,委托华侨打听二哥乔庆瑞的消息,兄弟之间建立了联系,乔庆瑞回到了阔别51年的家乡。和张福贞见面时,二人抱头痛哭,但由于自己已在台湾有家庭,所以最后回了台湾。

1997年,乔庆瑞离世,离世前3天打电话给乔羽询问了张福贞的情况。2003年,张福贞病逝。这个为了短短3天婚姻而坚守了一生的老人,一直保存着当年的嫁衣。临终弥留之际,家人把嫁衣和红绣鞋往她脸边一靠,她就安然离世了。

有评论认为乔羽作了三大国唱:一是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这是写给少年儿童的;二是《夕阳红》,这是写给老年人的;三是《我的祖国》,这是写给所有中国人的。乔羽生前曾说,《我的祖国》为他的歌词创作生涯开了一个好头。“从此,我把祖国的命运与个人的命运与歌词的创作紧密联系起来了。”

在乔羽所创作的上千首歌词中,属于祖国系列的共有45首:比如20世纪50年代的《我的祖国》《祖国颂》;60年代的《祖国晨曲》《雄伟的天安门》《人说山西好风光》《汾河流水哗啦啦》;80年代、90年代之后的《难忘今宵》《爱我中华》《祝福中华》《问国耻谁雪》等等。

乔羽认为,虽然歌词的名字各有不同,但主题只有一个,都是我的祖国!“这,或许正应了一位诗人的话:只要有祖国在,乔羽的‘一条大河’就会奔流不息……”

怀念乔羽——

谷建芬:他心里想的全在歌词里

乔羽创作了大量音乐作品,包括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《我的祖国》《人说山西好风光》《难忘今宵》《思念》等都传唱至今,而他与作曲家谷建芬合作创作的诸多歌曲,也都成为传世经典。乔羽的歌词简洁真挚,谷建芬的旋律大气时尚,两人共同合作了几十首歌曲,诞生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一批流行经典。

20日谷建芬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。得知乔羽去世的消息,谷建芬遗憾不已,因为前几天她还跟“乔老爷”通电话,约定疫情过后见面。

谷建芬说,跟乔羽聊天的时候,对方很少发表什么评论,“他是从来不跟你说,好像他懂多少事,他心里想的,全在歌词里了。”

李谷一:和他是音乐合作伙伴,也是忘年交

《难忘今宵》的演唱者、歌唱家李谷一20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最后一次跟乔羽见面大约是三年前,那时候乔羽的身体已经不太好,但精神不错。李谷一有些哽咽着说,这些年经历了很多好友、亲人的离去,心里非常难受,但是又不得不接受现实。

李谷一认为,乔羽在音乐方面的成就,除了天赋,更得益于他的刻苦磨炼,“他写的歌词别人写不出来,永远没有人能超越他的《难忘今宵》,他爱国爱民的感情都在《难忘今宵》歌词里,还有《我的祖国》歌词很优美,也没有直接写战争,但是把战争的残酷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,他的歌曲放在任何时代都不过时。”

采访中李谷一几次哽咽甚至哭泣,因为她已经确定这位良师益友、对她来说像父亲一样的老人是真的离开了,但是一想到“再也没有这个人了”,一种伤痛感就抑制不住地袭来,“反正讲不出来,就是很难过,但是没有办法,生老病死,谁也不能改变。”

李谷一说,从小就唱乔羽写的歌,后来作为歌者还演唱了乔羽的很多作品,她和乔羽的感情不仅仅是音乐上的合作,还是忘年交,甚至像家人一样。采访中李谷一几次哽咽甚至哭泣,她表示:“《难忘今宵》谁都会唱,唱着就会想起他,所以只要我活着一天,他的歌曲我都会唱的。”

吕继宏:他的作品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

男高音歌唱家吕继宏,20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起和乔羽的渊源表示,要回溯到上世纪90年代,那时他推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张专辑《白发亲娘/梦回故乡》。“当时我特别希望乔羽老师能为我这张专辑写一个序。”于是,吕继宏便到乔羽家拜访。当时乔羽说的话,吕继宏至今难忘,“要想成为一个名家很容易,但是要想成为一个大家却很难。你现在已经是名家了,但是应该朝大家的方向继续努力。”这句话一直影响着吕继宏,他至今还将这篇长长的序完好无损地保留着。

此后,吕继宏还数次在乔羽作品音乐会上演唱。2015年,吕继宏在《我的祖国——乔羽作品音乐会》上演唱了乔羽创作的《汾河流水哗啦啦》。吕继宏表示,“乔老师的作品总是那么朴实、打动人心。现在斯人已去,但他的作品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”

万山红:乔老师看着我长大,给我很多鼓励

被乔羽看着成长的女高音歌唱家万山红得知这个消息非常难过,她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,“老爷子就是我的家人,我不敢想这一天会真的到来。”

万山红18岁那年考入中国歌剧舞剧院,相继在《原野》《白毛女》《江姐》《洪湖赤卫队》等歌剧中扮演女主角,“乔老师等于是看着我长大的,他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和教导,是一位真正的前辈。”

在万山红眼中,乔羽不仅是一个艺术上的引导者、老前辈,在生活中也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长辈。“乔老师是个大好人,他特别关心年轻人,我在事业发展的道路上遇到过很多的曲折和困难,我都会找他聊,他很健谈,说话也很有指导性,每次我都能得到精神上的安慰。”

不仅如此,乔羽和爱人也把万山红当家人一般看待,“我常常去乔老师家里蹭饭吃,我就像他们家里的一员。”

万山红2010年离开了中国歌剧舞剧院,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(现为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)任声乐教授。她最后一次去看乔羽是在2019年10月,“当时他的状态还不错,那天还跟我喝了两盅,只是记忆力有些差了,不断地问我现在去哪儿工作了,我离开剧院似乎是他的一个心病。”因为疫情,最近三年万山红都没敢去看乔羽,“应该早点去看他的。”说到这里,万山红遗憾地连声叹息。

谭晶:谢谢您把这么多作品留给人间

20日下午,歌手谭晶发文悼念乔羽:“从小听着《人说山西好风光》《我的祖国》长大,长大后唱过不知多少遍,您的作品无数次安放了我对家乡和祖国的骄傲和眷恋,并不断给予我力量。”谭晶说,自己印象特别深的是歌舞剧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发布会上,乔羽作为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前任院长,亲自到场给院里这部新作品助阵,为年轻演员打气。“谢谢您把这么多好的作品留给人间,留给我们,怀念您,祝您一路走好。”

(文字/北京青年报记者寿鹏寰田婉婷统筹/北京青年报刘江华)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